• Nov 25, 2009

    一厢情愿的认亲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52157087.html

        1、当一个比我牛掰的人写出一个牛掰的东西,理所当然的,我会一边拿着放大镜仔细欣赏品味一边偷偷地焦虑。
        当一个比我牛掰的人写出一个很一般的东西,按照常理,我本该就此释怀并且凭空产生不少膨胀和自信的,因为一个伟大的“假想中的对手”倒下了。可是事实却相反我依旧还是很焦虑。请问这是为什么呢?答案是,“像他这么牛掰的人都写成这样,能不让我自我怀疑吗?”
        “对手”啊,还是期望你拿出生龙活虎的气势来,于我而言,“欣赏的焦虑”总是好过“失望的焦虑”。

        2、有一次吃饭聊天时说到gay的话题,LX接过来说“女gay怎样怎样blablabla”,我心里暗想“女gay”这个说法还蛮新鲜的,忍不住插话说“你何苦这么辗转来着直接说拉拉不就成了?”孰料小丫头活生生回了一句“我刚才还特意在心里过滤了一下怕说拉拉你听不懂”,MD,活生生遭遇了一回年龄歧视。

        3、又有一次也是吃饭,我忍不住感叹说“我们错过了网友见面的那个黄金时代,没想到现在却不合时宜地赶起了这个风潮”。也是LX,她接话说,“这就叫做老来俏”。

        4、有一个事情是,如果你把牛奶煮溢了,你这一天必然会从沮丧开始。因为你又把牛奶煮溢了,你怎么能把牛奶煮溢了呢。

        5、还有一个事情,有种症状叫做“密集排列恐惧症”。从这个词里我似乎隐约嗅到了一个好故事。

        6、“没有凯鲁亚克,没有吉米·亨得里克斯,没有马克·罗斯科,也就没有我。我过去常觉得凯鲁亚克就是我的父亲(有时候觉得他真是),苏珊·桑塔格就是我的母亲。我可以画出一幅幅逼真的家谱图来,亨利·米勒和尤金·奥尼尔就是我的伯父,等等。凯鲁亚克在精神上、心理上、创作上养育了我——他允许我存在。”——A.M.霍姆斯。
        我在哈哈大笑并赞叹霍姆斯敢把自己这“低到尘埃里的”(哎哟又一个好词被用滥了实在是太讨厌)却热烈烈的爱说出来的勇气的同时,也忍不住暗暗点头。在我们的私人阅读史中,谁没有几个单方面一厢情愿认来作“父亲”“母亲”“二叔”“表舅”的big man呢,只是在于够不够坦率好不好意思把自己这单方面认亲行为说出来。而且这个豪华“家谱图”里的名字,肯定是随着自己的年龄、阅读层次的变化随时在调整座次和更换内容的。得,我现在好好想想自己潜意识里的“我大爷”是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海上来客 Nov 25, 2009
    伞兵降落时节 Nov 25, 2007

    评论

  • 我发现这名字给我带来的困扰就是……每当别人说lx……或者喊lx回答问题……我情不自禁的觉得我应该起立了……
  • 李夏这孩子太不乖了,要好好管教管教!
    回复说:
    哈哈,你猜错了,LX不是李夏
    2009-11-26 1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