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4, 2009

    遥远的宴席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52917179.html

        2009-03-25 21:51

        初五,破五,早起就又一轮鞭炮震天。中午手机调静音午睡,竟也能在噼啪声中睡着。一个未接电话。说话听不清,背景音是尖叫大笑,初步判断已酒过三巡,都开始超常发挥。电话轮转一圈。

        L说,什么时候回来,告诉一声,剩下的事我来办。“我来办”,简单三字,有豪气,外加主人翁意识的底气。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呀!”我人缘这么好?还是Q的甜言蜜语?
        对他很多年前帮忙办的事至今仍然感谢有加,一直放在心里,虽然嘴上很少有机会表达。“说心里话,这是我十几年仕途以来办得最骄傲的一件事,真的,最骄傲的。”醉意或者潜意识里的习惯性让他的话带上点小小的官腔,但是是真诚的。此情此境又进一步触发了他的推心置腹,似乎含含混混地也跟我说了个“对不起”,原来是说大学四年在北京读书,寒假回厂的时候脸上有过很拽的表情,跟我们不再打成一片了。少年得意,不足为歉。

        X接过电话,怕会有尴尬的停顿和缝隙,说着话的同时极力想着下面的词,大概是我的敏感和多虑。“我们得抓紧呀,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意料之中但又家常的话,我确实一时无言以对。

        没想到和Z说了最长,“那时你妈妈总是那么干净优雅,你寡言少语爱学习,还有都说你和Y是一对儿……”

        在我课桌里塞过刚熟的小白杏、崭新的铁铅笔盒,写纸条说“你这样的背带裙配个腰带才更好看”果然就送一条金属腰带给我的B,声音里依然有把不好意思和害羞伪装成一种很轻松自在并且随挥霍的样子……

        听说M来晚了,落座以后又认错了两个人,愈发多几分惭愧,只有频频举杯自斟自饮以示不好意思。不明真相的众人以为是来之前吃了我军“千杯不倒药”,也不敢相劝,结果M未及寒暄就醉倒在一边,直到被裹挟着去唱K时还依然沉醉不醒。

        Y说了几句话,想起她小时候齐眉的短发,放现在也是流行的bob头,厚厚的棉衣外面是件桔黄色的罩衣,我们还天真的有模有式地结拜过姐妹,忽然感触上涌落下几滴泪。听见旁边Q嚷着“先挂了用我的手机拨过去,反正公家报销”,遂这心中涌动的情意硬生生地让换电话重播给打断了。

        BeatlesQ拍了一些厂里的照片,做成了PPT,今非昔比,看着心酸,不忍看。老屋也早卖了,以为根就此被拔了断了,却只要这些同时长大的亲历者在,便永远能找到自己残留的沾着潮湿泥土的触须。可我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吧,我想起你们时,老胶片总是停留在最深情的那个镜头上,年少纯真闪亮的脸,搅得人内心狂乱。我们的关系究其本质也只是那时的关系,并没有办法且也无力让它有更进一步实质性的向前发展,每个人带着各自的孤独和忧惧,怎么样的一生都是一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