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8, 2009

    杂记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1093044.html

        1、有一个奇妙的感觉。《垮掉的一代》和《麦田守望者》同时看,觉得塞林格为了表现霍尔顿反感成人世界装腔作势的那些天马行空的语言和内心独白,竟然跟凯鲁亚克的无厘头不受拘束放任无形的脑电波意识流有不谋而合的地方。又都把对禅宗的体会和感悟入小说。塞林格对“垮掉派”的态度是怎样的呢,是否也有巨大的认同感?

        2、看雷蒙德·卡佛《我父亲的一生》,不免想起阿城的《父亲》,相比之下卡佛是多么的节制和不煽情啊,他像个老老实实做功课的“笨小孩”,谨记着“用事实说话”之原则,大言稀声。而阿城用词之看似不动声色下的那股子狠劲,让人很容易喜欢上并且赞不绝口,他简直把修辞学的精髓完全吞到肚子里消化吸收掉了,然后再重新给它披上一件世俗的烟火气的外套。有时候我是多么希望卡佛的句子再俏皮些再犀利些,他又并不是不能。

        3、关于苦难感。与北岛读多了似乎有些“过于”强调自己的流亡感和悲剧性、总是略显苦大愁深的悲情英雄感相比,明知体制有种种缺陷甚至先天性脑残还投身于其中、与这恶心的中国现实直接近身接触、紧要处不吝直言发声、并对自己遭受的折磨轻描淡写以幽默和自嘲来面对,在我眼里,杨宪益先生这样的更有大情怀大家风范吧。他淡然的说,“近百年过渡时期中国知识分子大抵如是,此亦时运使然,不足为怪也”。有一个细节是,“当他被押往监狱时有个最大的遗憾:自己当时是穿着一双旧拖鞋走的,他回忆说‘我当时唯一所想的是,自己为什么不换一双合脚的鞋子呢?’” 而冰冰啤跟我讲他翻译鲁迅小说,译得行云流水,“用词不要太准确太贴切哦”。他还译过《离骚》,在他24岁时,用的是用德莱敦的英雄偶句诗体,充满了嘲讽与夸张。他始终认为《离骚》的真正作者不是屈原,而是比他晚几个世纪的汉代淮南王刘安,因此“既然原作都是赝品,译作就更可以天马行空了”。多么好玩的一个老头。

        4、这些天每天早上起来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刷新f*z*h的网页看他有没有更新,这样活生生的中国现实令人总是产生“这不可能是真的”的恍惚和虚幻感。

        5、我见过一些聪明人之后,比没见他们之前感到一种加倍的孤独。

        6、读书读得有时候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不但不再轻易崇拜上一个人,反而过去崇拜的一个个也渐次被去除了身上的神性。有时候忍不住鼻腔里发出下意识的一声“嗤”都觉得自己很讨厌。就像从肉麻心跳的初恋到互感疲态的七年之痒,或者从一个动不动喜欢犯花痴的怀春少女到一个寡淡挑剔的恶妇。一个不折不扣心事重重的怀疑论者。犯花痴时的盲听盲信自我陶醉很容易让自己受伤害,可是相比于漫长的一生,那也是难得糊涂的纯情阶段吧。

        7、To M: “文学于我而言越来越有魔力,我像是受到了它的蛊惑,对它有着一种近乎于宗教般的迷恋和虔诚,有时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个自大狂,有时又疑心自己未免太天真了不要太过走火入魔,那感觉真是又痴迷又怕的。能跟你聊这些真高兴,像是拾起了什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iss you much Dec 8,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