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7, 2010

    浮世绘5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1746151.html

        经脉

        他知道得可真多!我真想跟他深聊聊以摸清他的知识结构。无论是不知名的藏在角落里没有被众星捧月的某个作家,还是文学中某个中古的流派,或者关于某某和某某某次不为人知的笔仗过结,他总有话可说。可是他的遑遑大论若仔细揣摩起来时常逻辑古怪,总的来说是感觉说不到点上,论据没有很妥当地为论点服务,让人替他急,自然也就没法信服他。也许是因为他有时是咆哮感的愤青,有时是个强词夺理的雄辩家,有时又是个邀宠的自负者,他的词语便为了配合他变幻多姿的身份而被选择性地调集出现。感觉他是看书看乱了,导致经脉不通,而急于表达的目的则是为了话语权的一时逞强。不过他并不令人讨厌,因为他辩论的态度总是那么一腔赤诚。

        悲情英雄

        有些人总是喜欢把自己描述成一个悲情英雄。他们做点事,就会无限放大做这个事过程的不易、艰辛、劳苦、付出。当然这些都不是抱怨,而是一种广泛意义上的撒娇。他们喜欢把普通的事情上升到理想主义的高尚的层面,也因此看上去显得精神高洁,甚至有种奉献的赴死的卓越情怀。他们很迷恋在书写或诉说自己时的那种悲情感,不知不觉地就自动套用了角色入了戏,自己被自己的感动着。不知道他们的悲情从何谈起,实际上无非都是讨生活而已,跟所有的你我他一样。很难说他们是不是给自己功利的目的披上了一件理想主义的外衣。在若干年前,我可能会被假象迷惑,现在我则习惯了带着置疑的态度冷眼旁观。

        宽容

        每次在MSN上聊天我们不是以她开始就是以她做为本次谈话的结束。
        “她还来北京吗?”“不知道。”
        “你最近见过她了吗?”“没有,给她留言也不见回话。”
        “她说她电脑坏了。”“可她跟我说的是网络不好。”
        “她说她去山里极限运动去了。”“她还对我说是去深圳看朋友了呢。”
        她像是传说中的人物,在我们之间一直制造着话题,有时是无意中谎言的直接对证,有时则是我们彼此的互相劝慰:“别生气了,她也许有她的理由。”

        专家

        专家在专业领域的经验和专业性还是很神的,仅就他短时间内展现出的实力还挺令我佩服的。后来我们一起去吃饭,头一回见便要一起吃饭,并且只我们两个,我还是有些紧张,陌生的二人饭局其实最为尴尬。到时候会不会冷场还是他最终赢得我的信任我会对他说些非官方的真诚而有趣的话呢。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吃饭的时候专家自然而然地继续着他的专业话题(倒也不是很枯燥),不过很快就过渡到身为一个处女座的他多么有异性缘、审美多么有品位上面来。这样的谈话才比较不装吧。一个中年男人无可厚非的自恋和自我陶醉。专家竟然开始喜形于色地讲起他在外地授课时的艳遇了!台下听课的女生,讲座结束以后晚上到宾馆找他聊天,并且淡定地朝他手心里塞了个带有暗示意味的安*全*套。“后来呢?”“后来什么也没发生,干聊了一夜。”我不相信。就在和我吃饭的时候,专家好多次呈言不由衷的走神状,眼睛不由自主地就瞄向了门口进进出出的穿着早春三月黑色丝袜的女孩们的美腿,每一瞥都被吸了好久很忘情呢。他以为我什么都没察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etail Apr 7, 2009
    浮世绘1·自恋 Apr 7, 2008

    评论

  • 我爱读这个诶……
    回复well说:
    呢,有素材的话我就会一直写下去:)
    2010-04-08 11:3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