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9, 2010

    再袭面包店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3826196.html

        读完,还挺失望的,怎么是这么随便的枯燥无味的一些故事呢,只有《再袭面包店》一篇还觉得不错。其他的都写得很随意,完全不似《旋转木马鏖战记》时我对他短篇的喜爱。看完之后再看林少华的序言(这回他洋洋洒洒喧宾夺主的东西里总算还有一小点可取之处了),原来《双胞胎女郎与沉没的大陆》是写长篇时剩余的舍不得丢弃的边角料,《拧发条鸟与星期二的女郎们》是用在下一部长篇里的一部分片段。那就难怪了。

        村上在1990年为《村上春树全作品1979——1989》写的创作谈《新的胎动》中,谈到过他写短篇小说的师承:菲茨杰拉德、杜鲁门·卡波特、雷蒙德·卡佛。“归根结底,我从他们身上学到的,大约是他们写短篇小说时的姿态和精神。我从菲茨杰拉德身上学到的(想到学到的),是其震颤读者心弦的情感;从卡波特身上学到的(想要学到的),是其令人讶然的行文的缜密和品位;从卡佛身上学到的(想要学到的),是其近乎禁欲的真诚和独特的幽默。”

        尽管对故事性不满意,语言还是很喜欢。每次看到一两句写得很精义的妙语,内心就忍不住涌出想把他书里的好句子都抄一遍的冲动。比如:
        “我时常出现这种心情,每当要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无法在这一行为可能带来的结果与回避这一行为所可能带来的结果之间找出二者的差异。”
        “在我们能够对已经失去的东西予以确认的时候,所确认的不是失去它的日期,而是意识到失去它的日期。”
        “此报道给人以奇妙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支配着写报道的记者的大脑的困惑与混乱,而困惑与混乱显然起因于情况的非条理性。记者力图巧妙避开非条理性来写一篇‘地道的’新闻报道,但这反而将他自身的混乱与犹豫推向了致命的地步。”

        第一个故事《再袭面包店》里,他形容那种“毫不讲理、势不可挡的饥饿感”,实在很别致:
        “所谓特殊饥饿是怎么回事呢?我可以将其作为一幅画面提示出来:1、乘一叶小艇飘浮在静静的海面上。2、朝下一看,可以窥见水中海底火山的顶。3、海面与那山顶之间似乎没隔很远距离,但准确距离无由得知。4、这是因为海水过于透明,感觉上无法把握远近。”
        “妻子再次去厨房严格搜查食物的残渣断片。这时间里我又从小艇上探起身俯视海底火山的顶。环绕小艇的海水是那样的透明,以至把我的心弄得十分凄惶恐不安,就像心窝深处活活生出一个空洞,一个既无出口又无入口的纯粹的空洞。这种无可名状的体内失落感——有点恍若登临尖形高塔顶端时所感到的近乎麻痹的恐怖。空腹居然同登高的恐怖有相通之处,可谓一大新的发现。”

        语言是一个人内在的折射,是他的胸襟、情感、思维方式、见识和品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