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7, 2010

    文学能干什么呢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4453146.html

        天心唐诺在复旦的讲座,看上去似乎比在北京聊的好多了。

        有一段唐诺讲的:

        “我们过的越富裕、阅读的知识越来越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大的困惑,甚至比过去的人有更多的困惑?学科不断地在分割、不断地在变化,可经济学、地理学它不处理道德,它最多保持中立;科学、法律都有它自己的限定,它们不回答无边无际的问题,称之为高贵的义务,不去处理信念、不去处理情感、不去处理渴望,大家都只分管自己的一块。但是作为生命主体的疑问,靠什么东西来回答?是不躲不闪,所有但凡人的思维一发生,我们用什么东西来捕捉它、料理它?数学到一个地步就把我们放下、物理学到一个地步就把我们放下,我始终觉得只有文学,只有作家没有办法闪避这些各种各样的问题,他都必须回答,他没有办法把复杂的生命用简单的几个规则的语言来解析出来,来告诉我们一套简单的策略的方法——这当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