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5, 2010

    生活杂记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8319852.html

        1、久未写字,心里堆积了很多情绪,需要把无形的它们一一用文字捕捉和固定下来,像是在飘浮的海面上需要盯住个什么来给自己定好位,才能开始做接下来的事情。这样的过程,让人既气馁又迷恋,是仪式感的,庄重的。写作于我而言,像是把心里的什么过滤掉了,杂质的、纯真的,会觉得生之踏实。

        2、想起上个月看到elba写的一小段:“写字好像一种清洗,褪去白天虚浮的种种,生活好像落到了实处……和朋友失联久了,会找不到再联络的根据。日子平淡,没有特别的可以分享,日子难过,有些情绪是只能一个人慢慢消解……”elba的字,坦率的直面自己绵密的情绪,有时那些细细小小的触须很能拂到我心里。

        3、M基于自己生活的小说也真实,我很佩服他还原出来的勇气。几个月前初读的时候搞不清楚人物关系,有些忽视,再读,把手里的急事撇一边,百感交集,坐立难安。

        4、M即是那样的人,黏血质的热血白羊,没心机,也不怎么装,一眼望透,对人过于善良,太在乎别人怎样看他,委屈求全,有时遇事会急急地来问“你快说我该怎么说怎么办怎么做?”教也未必能让他很快就人格逆转。看他好通融好说话好得人神共愤,急得连脚心都冒汗,恨不得把他回炉重烧或者雪藏三年然后就摇身一变八面玲珑牙尖嘴利很会见人下菜碟了:)这个社会贱人衰人们太多所以我们才不得不小小的zhuangbility一下以示意之,为了让自己活得更舒服自在一点,适度的装也是必须的。不过有时又担心说得太言重太过火,他会陷入自我否认自我怀疑的境地百爪挠心。在适度的范围内保留身上的那种纯洁和本色,他才之所以为他呀。萧敬腾洗去了“省话一哥”印记以后,我都不敢再爱他了。 

        5、我们的团队近来互相沾染上的恶习是,“宁可糊说,不能不说”。最具代表性的为某次吃饭M发出疑问,“为什么鸡腿比鸡翅便宜那么多呢?”只见V面不改色毫无迟疑不加思索娓娓道来——“挨着地的必定没有在半空中的洋气呀,你看什么时候火车票贵过机票了?”

        6、潜意识很有意思。以前一直以为金龙鱼油是用金龙鱼榨出来的油,在很长时间内都被人引为笑谈。而对于江户川乱步,潜意识也一直以为是个历史事件,如同“长坂坡之战”之类,私以为“乱步”还很有动感和想象空间嘞。结果人家是本格派推理小说创始人,真是才疏学浅呀。

        7、某天凌晨1点多在外面吃烤串,手机响,An在电话里哭诉。我一边替她心疼,一边恍惚间又有些羡慕,我已经波澜不惊那么久了,真也想像这样时不时来点撕心裂肺做佐料。。。

        8、某天外出回来路遇两个清爽少年,心内忽的春光乍现,却自己邋里邋遢,猝不及防,慌里慌张,小叙几句,落荒拾级而遁。想起多年前在报社门外隅隅而行,远远被Z叫住,“你怎么皱那么深眉头?”这些时刻的自己才是真自己吧,可仍然还是那么怕现原形。

        9、南锣有个章鱼烧小店,每次经过都看到做章鱼烧的男人有范儿又投入,好像把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在那十几个小团子上面完全置身事外,间中不抬头不换表情地有问必答一下围观粉丝的痴心发问,专注于工作的样子很迷人。很想跟他畅谈一下烤章鱼人生,或者看一眼他身边女人是个什么样子。以前也常常痴看过一家煎饼摊子,幻想自己每天摊完一百张就不干了推车走人,回家累得倒头就着呼呼大睡,这样的人生未免也很奔放吧。

       10 、豆瓣上看到一个色*情电话接线员的相册,看上去像是国外某杂志上的选题,每个人(胖的丑的还凑合的)一张出血片,外加一页简单的自述。短短的文字不是对午夜变态色情狂的揶揄嘲笑或猎奇,而是流动着对“人”的相同之情。很喜欢,看了又看。最喜欢的是一个60岁拥有哥伦比亚大学文化人类学学士学位的老女人,吞云吐雾,说,“他们打电话来然后自*慰,我管这叫‘可执行压力缓解’,这不是性*爱,是份由睾*丸激*素调制的鸡尾酒,加上了对情*色描写的依赖,寂寞,以及对一位女性声音的需要。我是山鲁佐德——如果我的故事不能满足国王的幻想,第二天早上他会杀了我。”还有个女孩说,“顾客打进电话来的时候,要有正面反馈,就像建筑师去拍承包商的肩膀。”反观自己对时尚杂志的倦意,有些惭愧。

        11、“如果你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那么多少会有一点惘然若失的感觉,你在那里度过的岁月,就是你失去的最基本的东西。”C的MSN签名,他说自己最缺这样细腻的感受力,却忘记了出自哪本书。

         12、6月MING里,《没有所谓村上春树,有的只是村上明珠少华和Alfred Jay Murakami》,标题很有意思。Alfred Birnbaum和Jay Rubin是村上(Murakami)作品很重要的两名英译者。

        13、夜里散步时听哥哥的歌,或者说是为了听歌才出去散步。在健身器材上边练习提臀动作边听“痴心象马戏 似小丑眼内希翼 为想得到你 愿竭力以心献技”,真是教人心里充满苦涩况味。“风继续吹”时有清晰的哽咽音。“若染上了未尝便醉 那份热度从来未退 你是 最绝色的伤口 或许”最后两字带着轻佻和俏皮……眼前都能浮现出他在台上的每一个细节。。。那时候的明星,特别有“港味”,很waka waka,那个年代的香港,于我们也不啻为想像中的异邦,因为难以接近,在文化样貌上才能保持独一种的纯洁性,没有也无法被内地文化同质化。

        14、卢冠廷2050演唱会(08),我被这个现场融化好几天了已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