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0, 2010

    机场的斯德哥尔摩困境和真理先生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68818625.html

         我从A城飞到C城,中间有一小时的时间在B城签转。一来时间充裕也不怎么害怕折腾,二来贪图中转机票便宜很多,便在网上预订了这两段行程。

        结果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过了安检才被告知航班推迟两小时起飞。前晚由于天气原因,机组凌晨才回到A城,为了保证飞行员充足的睡眠,我们这早班的乘客需要为前一天异常的天气来花时间买单。有人沉不住气,开始上前跟地勤人员理论,但理论有什么用呢,除了被告知会尽快安排送来早餐之外,享受不到再多一点的补偿。

        我很容易随遇而安,只要包里有一本书,我在哪里、遭遇怎样的际遇心里都不会发急。唯一担心的是下一趟转乘的航班必定是赶不上了,打电话给航空公司,答复说到了B机场之后可以转签该公司任何一班飞往C城的航班。去值班经理柜台开了延误证明,我便气定神闲地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开始看书。侯机大厅空调很冷,没有带厚外套,蜷缩成一团,半睡半读。

        早餐送来的时候,周围的空气松动了,无聊的人开始互相打探隐私套近乎。坐在右后方的小伙也终于忍不住跟我搭话,原来跟我一样,他也买了相同的中转机票。暂且叫他阿勒泰小伙吧。被困机场,相同的处境,惺惺又相惜,阿勒泰小伙挪至我旁边,以C地人身上那种典型的爽快、耿直、热忱跟我掏心掏肺,一见如故。我合上书,放下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收起脸上那种很分明的“请莫闲谈”的表情,从起初略表客气地点头示意,到后来对他的人生发生了真实的兴趣。

        我们像一个豆荚里的豆子,手机的绑定功能,以加速度互相了解着:他以前开出租,年底打算结婚,女朋友跟他分隔两地,做过的最浪漫的事是在她生日那天连夜开车12点前站在她宿舍楼下。恋爱7年,眼看她从卫校毕业,到现在做到护士长,而他的车也从夏利换到桑塔纳、奔驰、红旗,出租车早不干了,专门包车跑长途,钱比以前也挣得多。他年轻时不学好混社会,骑摩托车在大街上虾球传,打架,也被打,女朋友的父母有些看不上他,到现在这个年纪才活明白了。他迟迟没结婚的原因是怕挨打,当地结婚的风俗凌厉,擀面杖一样粗的木棍,打新郎,真打,接亲路上打,宴席上打,到了新房还要打。他来A城旅游,半个月花掉1万块,觉得A城人好坏,在旅游景点被忽悠以一千多块买了个红石榴石戒指,找人一鉴定是假的。他真诚地说你以后一定要到喀纳斯湖玩,一路上都是我熟人,吃住有人招待不花钱。他说你怎么还不结婚呀都成老姑娘了你不可能没有男朋友吧。边聊还边互相分享着手机里的音乐。他给我的是C地人用方言说的段子,乡音亲切淳朴又搞笑。

        而我左边,坐着一个同样也要在B机场转机去另一个城市的“真理先生”。短暂的交流中就能感受到“真理先生”极端倔强自信,凡事总认为就自己最对,很迫切地想充当权威。“真理先生”见我们相谈甚欢,也时不时地插话进来,他的话题很密不透风,却不大能引人兴趣,只好出于礼貌借他一双看似在倾听的耳朵。真理先生对已然赶不上他的下一趟航班充满焦虑(那个航班不幸一天只有一趟),但嘴上又不承认,“他们当然要尽量把人送走了,不然航空公司承担多余费用何苦呢?”——莫如说是在给自己吃定心丸。

        到达B城机场时,去往C城的飞机仅剩20分钟就要起飞。而得知自己晚上果真要滞留在B城过夜了,“真理先生”不失时机地在我们耳旁预言:“你们肯定赶不上,今天肯定也走不了”。像是要抗争他的不怀好意似的,我像个大姐头,手里撺着两张身份证,带着阿勒泰小伙火速改签机票,换登机牌,插队过安检,让他弃旅行包里不能随身携带的化妆品、玩具枪不顾,抄捷径向登机口狂奔,总算在广播里反复叫我俩名字的最后一刻登上了飞机。他丝毫不像是混过街头的小混混,在危及关头还企图彬彬有礼地排队,反而我更像久经沙场处变不惊,若不是我,他必定晚上会在B城郊外的小旅馆儿里着急寂寞地遥对西北星空长迂短叹呢。。。上了飞机,由于座位没有坐到一起,我经过他的时候,也有些怅惘地像亲人一般朝他一笑……

        阿勒泰小伙后来一直催我上QQ加他,偏我有很多事,也总想不起上QQ。也给我打过电话,电话里的闲聊也并不怎么尴尬,再后来,seven&five事件发生后,C城断了网,我们便彻底失去了联系。

        我在某些地方挺冷血的,从来不大相信旅途中认识的人会结下经年的深厚的友情,就像浮萍一样,彼此打个照面之后各自有各自的命运。那种在斯德哥尔摩困境中生发的友情,想必当时也是真的,只是困境一消散,人便马上也回到常态中去了。不过我也偶尔会想到阿勒泰小伙现在定然已经结婚了,想必当时被擀面杖打得身上乌青乌青吧,痛并快乐着。而那个“真理先生”,check in之前原本想跟他道个别的,当时却忽的一下连他人影都见不着。我在他身上能看出很多人身上都有的那种狭隘心。可之所以能看到这样的阴暗面,是不是也因为我的心比较复杂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做的炒面 Jul 10, 200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