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31, 2010

    伏天流水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71307947.html

        我们彼此的敏感竟然像情人之间的那样,促膝而谈之后,一扫心中的郁结和委屈。

        时间像碎片,从起初新鲜完整的一大块,被自己的心不在焉、精神涣散、毫无头绪切割得七零八落,一地鸡毛。炎夏灼灼,心里起腻。直到看了几个片子才把惰性和耽溺治愈。

        真是“‘夜深闻私语,月落如金盆’,那时候所说的不是心腹话也是心腹话了”。子夜二时,压在心底的秘密自动地不受控制地就浮到嗓子眼冒了出来。

        msn和birk有一搭没一搭闲散地说了些窝心话,好像时光仍然停留在过去,那个有她陪我度过的难熬的夏天,以及细细柔柔的体贴。

        某天在楼下,夜风吹面,一个人孤影独立,忽然想,假若人生中没有了他们,将会是何等的无法忍受的孤独。

        我对很多事的过于完美性的要求,以及网络中的人和现实的他的差异性,使得我总是习惯(或不得已)付出“保留性的爱”,总怕末了一盆冷水兜头泼来,冻彻心底,所以在行将接纳的时候才会那样小心探看。 

        跟弟一席谈以后,进卫生间把马桶、水盆、台子洗得发亮,稍有平静,归床睡觉。我对自己不合时宜的逆向行驶任性而为心知肚明惭愧已久。

        所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是,遇到真实的觉得不够理想主义,遇到理想主义又觉得不够真实。此生纠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失败阵线联盟 Jul 31, 2006
    Language Jul 31, 200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