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4, 2010

    幻象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73043863.html

        阿城在《八十年代访谈录》里提到一茬,他七十年代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看到巫术仪式,巫婆神汉吸食致幻物,开始对艺术的起源有自己的看法。直到在美国哈佛大学时,当面请教张光直先生,“跟他谈之后,我一下子知道我还可以做什么了。”聊到青铜器的纹样,张光直问他“你吸过大麻吗?”“吸过。”“哦,那太好了。”

        张光直先生他的《中国青铜时代》书里直接提到过巫师用酒用麻致幻,而他在学术的圈子里,有不方便之处,也只能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提。阿城无足轻重,可以不忌,“中国民间直到现在还是如此,我是认为,起码从彩陶时,纹样要在致幻的状态下才知道是什么,青铜时代同样如此。古人的纹样,在致幻的状态下产生幻视、幻听,产生飞升感,这一方向很重要,它决定了原始宗教也就是萨满教的天地原则,神和祖先在天上。”

        在幻听和幻视里面,声音是美妙的,世界是飞旋的、五彩斑斓的,所以阿城认为青铜器上的云纹、水纹、谷纹、蝌蚪纹,都不是由具象而生的抽象,而是属于一种旋转纹,由幻象导致;另一种是振动纹,是由幻听起作用来的。“直到今天,中国的传统工艺纹样,都是旋转纹和振动纹这两种。”
        “幻象”后来一直是阿城“艺术起源于巫”这个观点的强有力的论据。

        看川端康成的《古都》时,发现不谋而合的地方:
        “太吉郎没有像公司内的图案专家或公司外的画家那样画些时兴的花样,所以,当太吉郎的父亲太吉兵卫知道太吉郎没有天才,难以进行,并想借助麻药的魔力绘出奇怪的友禅画稿时,他马上把太吉郎送进了医院。”
        “到了太吉郎这一代,他家的花样画稿就变得平淡无奇了。战争结束之后,和服的花样也有显著的变化,他想起当年借助麻药绘出来的奇怪花样,拿今天来看,或许干脆成了标新立异的抽象派了。然而,太吉郎如今也已年过半百了。”
        嘿嘿,原来川端康成也早发现了这一点啊。《古都》写于1962年。

        另:看《古都》时,总有种种蛛丝马迹能嗅出父亲太吉郎对千重子有着别样的怪怪的暧昧的情愫,而且对老婆的态度很嫌恶,电影里完全没表现出来,倒是扮演老婆的京都美人岸惠子,经常娇嗔妩媚地用绵绵京都腔向太吉郎撒小娇。千重子本就是养女,正是亭亭玉立如花美眷长成时,试想太吉郎对这样的女儿产生种很令人揪心的爱,也是人之常情理所当然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