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5, 2010

    等量交换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73736302.html

        老人有一句话,看一个人,先看他身边的朋友。换言之你是什么样的品行,必然结交什么样的朋友。

        看张爱玲笔下的炎樱(至少是文字里显现出来的),如张所说的,“会说俏皮话,而于俏皮话之外还另有使人吃惊的思想”。《双声》里最有趣,俩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闲的,小女生情怀,灵气,又都聪明,真真是可以互相等量交换的。有一张老照片,在爱丁堡公寓顶楼阳台上,俩人头并头,望着天空,特别有时间感。

        炎樱胖,她从来不担忧,还达观地说“两个满在怀较胜于不满怀(Two armfuls is better than no armful)”,她这话是张爱玲根据“软玉温香抱满怀”勉强翻译的出的意思。

        她说,“许多女人用方格子绒毯改制大衣,毯子质地厚重,又做得宽大,方肩膀,直线条,整个地就像一张床——简直是请人躺在上面。” 

         中国人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西方有一句相仿的谚语是“两个头总比一个好”。炎樱说:“两个头总比一个好——在枕上”。她这句话是写在作文里面的,看卷子的教授是教堂的神父。

        朋友结婚,她去道贺,每人分到一片结婚蛋糕,据说用纸包了放在枕头底下,自己也可以早早出嫁。炎樱说,“让我把它放在肚子里,把枕头放在肚子上面吧。”

        圣诞舞会上,大家互相乱吻一气,她“只有一种兽类的不洁的感觉”。

        “妒忌这样东西真是——拿它无法可想。譬如说我同你是好朋友,假使我有丈夫,在他面前提起你的时候,我总是只说你的好处,那么他当然只知道你的好处,所以非常喜欢你,那我又不情愿了。又不便说明,闷在心头,对你只有在别的上头刻毒些,多年的感情渐渐地被破坏——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说明的。你答应我,如果有这样的一天,你就对我说,‘獏梦,我妒忌了,你留神一点,少来来”。

        讲日本文化,里面有一种“稚气的风韵”。“日本人的个性里有一种简直使人灰心的一种完全。”“看他们的画,在那圆熟嫣丽之中,总觉得还有更多的意思,使人虚心地等待着,可是现在我知道,一眼看到的,就全在那里了。”

        埃及艺术是“天高地厚的沉默,我都有点疑心本来没什么意思,意思都是我们自己给加进去的。”

         她说,“多么可爱的、使人神旺的天气!”撒娇地坚持让张爱玲送她到家,“不要回去,送我就送到底吧,也不要生病。”小女儿态。张怕冷,“我姑姑常常说我自私,‘只有獏梦,比你还自私’”,终究缠不过她,甘心情愿地随她去——尽管嘴上唠叨不停。

        有一段对话,獏:“同你说话,至少我知道你是懂得的,同别人说这些,人家尽管点头,我怎么知道他真的懂得了没有?家里人都会当我发疯,所以,你还是不要走开吧。”
        她之于张爱玲何尝也不是。她俩的友情先后转辗于香港、上海、香港、日本、美国,经历战争、和平、颠沛、流离,最后到美国反倒是淡了距离渐远了。
        张:“好,不走,我大约总在上海的。”
        往事蹉跎啊,《同学少年都不贱》中恩娟和赵珏那种客客气气底下涌动的暗流,真是唏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15岁 Aug 25, 2009
    少年心气 Aug 25, 2007
    在西海 Aug 25, 2006
    At Seventeen Aug 25, 200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