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5, 2010

    page one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82287440.html

        火锅归,为安抚欢乐的情绪睡前读《巴黎之悟》。第一页读起来那语感和腔调真是舒服适宜极了.....舒服熟悉得简直就像是我自己写的似的(请忽略掉这句话里面的自以为是)。然后就...失眠了。这本书似乎跟哪本凯鲁亚克都不大像。抄一遍。

        “在巴黎(还有布列塔尼)的十天当中,有个时刻我获得了某种启示,那看来又一次改变了我,我想是它使我在接下去七年或更长时间里按那样的模式生活,确切地说,是悟:即‘突然开窍’、‘突然觉醒’,或者简单点儿,就是‘眼睛突然睁开’(kick in the eye)——不管怎么解释,确有什么发生了。旅行结束到家后重新理了理那十天里种种混乱而又丰富多彩的事件,在我最初的回想中,那‘悟’似乎是一位叫雷蒙·巴耶的出租车司机递给我的;有时候我想那可能是我凌晨三点,在布列塔尼布雷斯特雾气重重的街道上由妄想而生的恐惧;有时候我想那是卡斯泰尔嘉鲁先生和他美得眩目的秘书(蓝黑头发、绿眼睛的布列塔尼人,门牙有缝隙,正好嵌在可舔可吻的双唇中,身穿白色羊毛编织的毛衣,戴着金手镯,洒了香水);或是告诉我‘巴黎已经腐烂了’的侍者;或是古老的圣日耳曼-德普雷教堂里的莫扎特《安魂曲》的演奏,得意洋洋的小提琴手怀着喜悦挥舞着胳膊肘,因为来了那么多名流,教堂的长凳和唱诗班的专用椅都坐满了(因外面正细雨濛濛);或是,究竟是什么?是杜伊勒里花园笔直的林荫道?或是跨越热闹非凡的假日塞纳河轰响的摇晃着的桥梁?过桥时我抓牢帽子知道晃的不是桥而是我自己喝了太多的干邑,加上精神紧张又没睡觉,一路从佛罗里达飞了十二小时过来连带着机场的各种焦虑。是酒吧?是种种苦恼?还是哪个从中点拨?”

        后来的一整天,虽不是坐立不安,那心情也是相当的难形容,心里像是被什么毛毛挠得痒痒的,不能入定。什么都对,眼光也对,感觉也对,身边又有好人,都在改观,goes well,虽不知未来,却也觉未来很有把握,昨儿个等车时,莫名其妙“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一句忽然而至在心中盘桓好几遍,不正常吧?可也不该仍然还是这么淡定沉得住气呀。小宇宙也该到临界点了吧。prove i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民间智慧 Nov 5, 2006
    爱恨交加 Nov 5, 2005

    评论